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南风:且看极权专制下的“一带一路”



近段时间,中国唱的重头戏便是“一带一路”了。说实话,笔者以前对这个“一带一路”并不上心,甚至于对它的准确解释都没搞清。直至这次5月14日中共在北京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才知道所谓“一带一路”指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其本意是中共为了重振汉朝雄风,再造历史辉煌,又搞起了当年西汉年代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形成其基本干道的贸易往来。这个为期两天的高峰论坛是3年多来最高规格的论坛活动,参会的国家共有亚非拉美与欧盟共百余个国家。北京高调宣布:这是在世界出现逆全球化潮流的情况下,由中共搭建平台,习近平担任总指挥、世界各国合奏的一曲交响乐。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演讲中表示,将向丝路基金新增1000亿人民币资金、未来3年将向参与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600亿人民币援助。

三年来,中共向“一带一路”投放了多少人民币?据《财经国家周刊》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9月至今,习主席出访了中亚地区、俄罗斯、欧洲、巴基斯坦等共32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与拟签署的各类已公布合作协议金额已超过1.42万亿美元,还不包括俄罗斯、美国、德国等未公开合作细节及协议金额的国家。其中,除去南美地区达成的1100亿美元合作外,“一带一路”沿线项目已公布投资总额约1.36万亿美元。

在众多的人们对“一带一路”的一片赞颂声中,却鲜有不同的声音发出,这是专制国家的特色。你若有不同的见解,他们就视你为异类,你就有反党反政府行为,你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于是,这个国家就处于万马齐喑之中,统治者就可以坐在金銮殿享受“九天闾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冠冕琉”了。今天,笔者就这个“一带一路”来个反弹琵琶。

一,“一带一路”就是当年毛搞“第三世界”充老大的翻板。

凡是极权主义国家,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野心特别大。哪怕屁大一点小国,都是如此。譬如北朝鲜就放言,要不是中国,朝鲜早就解放全球了。我们将历史的时空回到毛泽东时代,中共执政之后,毛的野心膨胀,总想把地球管起来。斯大林死后,毛就处心积虑想把国际共运大旗扛过来。他的所谓反赫鲁晓夫、反苏修其实就是想称霸世界而已。无奈那些富裕国家又不买他的账,毛就打起了穷国的主义。于是乎,玩起了“第三世界”的概念。然而,你要收买这些穷光蛋国家,不拿钱是不行的,毛也懂得这个道理。他说:“手里没把米,鸡怎么会跑来?”在毛执政期间,中国无偿支援亚非拉国家多少钱和物,这个数字是有统计的,笔者就不详说了。总之,倒霉的是我们老百姓。他让老百姓勒紧肚皮,节衣缩食,他却在万邦朝拜中风光无限。

今天中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经济是有了发展,GDP跨越世界前列,但前国家总理温家宝说了句良心话,“我们虽然GDP排到世界第二,但不要忘记中国有14亿人口,用这个一除,中国仍然是穷国。”既然是穷国,就千万不要充老大,谁充老大谁就得拿钱。就和上饭馆一样,你想当主人就得买单。“一带一路”简单地说,就是中国拿钱往穷国家投资,帮他们修铁路、办企业,获利后双方受益。问题是这些穷国是没有钱的,你要搞你就得先拿钱,你若要他共同投资、共担风险、他们就不干了。要是一个两个国家还没啥,现在是中共搞的“一带一路”是水陆两条线,涉及到几十上百个国家,这个摊子就铺大了。另一个问题是,把几万亿钱借给穷国,搞这些基础设施,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得到回报。而且这些穷国偿还能力本来就差,赖账是他们的本能。一旦遇到战争,你的投资全部泡汤。当年委内瑞拉离开美国的怀抱投向中国。中国在委内瑞拉总共投资3075个亿,谁知委内瑞拉战争连绵,查维斯一死,中国的钱全泡汤。后来,委内瑞拉将一个64平方公里的小岛抵给中国,中国算是用高价买了他们一个无用的荒岛。这样的傻逼事只有中国在做。

其实,中共搞“一带一路”表面看来是在打经济牌,但实质上是借打经济牌来扩大中国影响,从而和美国抗衡。特郎普上任之后,美国退出TPP,就等于让出亚太地区的领导之位让中共填补。即人权理念、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推广从全球化经济领军之身剥除了。此举给中国制造机会,中共立即抓住这个契机,在亚太地区重新整合,用“一带一路”取代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因此,“一带一路”就不能仅看作一个经商问题,而是有政治目的的。虽然习的讲话说“一带一路”将成为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致力于合作共赢。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质是和美国较劲。假若不是这样,为何对远隔万里的委内瑞拉不惜花几千个亿,不就是因为查韦斯脱美倒向中国。谁反美中共就拉谁,菲律宾杜特尔特不也是如此吗?当年毛泽东搞第三世界,就是为了抗美,今天中共仍然脱不了这个窠臼。而与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为敌还是为友是检验民主和专制的试金石。所以今天的“一带一路”就是当年毛搞的“第三世界”翻板。

二,中国今天有这个能力充老大吗?

假若一个人真的财大气粗,充一下老大也未尝不可,最怕的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中国有句古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连家都没搞好,焉谈治国,更莫谈平天下了。今日中国连印度都比不上,印度开国时就实行了全民公费医疗;对教育投入一直占全国GDP总量的百分之四;公立学校基本实行免费教育。而当下的中国,医疗不免费;教育不免费;住房不免费;好多地方还在搞精准扶贫,一些穷困地区的孩子们上学都成问题,前不久,湖北省一个农家女孩刚考上大学被骗了9000元竟伤心而死;甘肃金昌一少女为一块巧克力而跳楼自杀。为什么?中国老百姓还是穷啊!

严格地说,中国现在还是一个贫穷国家;一个发展中国家。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搞这些假、大、空的对外援助。据悉,中国政府将每年10月17日设立为“扶贫日”,习指出,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习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贫困地区。全党全社会要继续共同努力,形成扶贫开发工作强大合力。然而去年国务院新闻办发表的《中国的减贫行动与人权进步》白皮书却指出,中国积极支持和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贫困,已向166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近4000亿元人民币的帮助派遣60万援助人员,先后7次宣布无条件免除重债国和最不发达国家对华到期政府无息贷款,向69个国家提医疗援助。

以上两则报导,的确让人觉得有点滑稽。前面说自己国家要消除贫困,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贫困地区;后面说中国积极支持和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贫困,这有点不符合常理。扶贫本为好事,但扶过了界就成了滑稽之事。用老百姓通俗话说,自己屁眼屙血还给别人诊痔疮。以前毛泽东最爱搞这种事,这就是“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这种理论继续发酵。中国的老百姓就等他们去解放全人类,等到他们把全人类解放了,他妈的我们早就饿死了。

三,谁给他们的权力?

极权专制国家的权力是不受限制的。不管国家多么重大的事,都是一个人说了算数,这和民主国家有着天壤之别。在专制国家里,不管是多少重大的事,基本上是领袖一人说了算,有些事就是他一时心血来潮、头脑发热、突发奇想决定的。邓小平说曾说过,以前毛主席活着他说了算;现在他死了我说了算。根本不经过谁同意。毛在三年大饥荒时不顾老百姓死活,赌气要还清苏联的外债,还拿出比这更多的钱支援亚非拉革命。谁都不敢说个“不”字。那个“人民代表大会”就是“聋子的耳朵”。这和西方民主国家有着天壤之别的。民主国家有议会制度,议会是干什么的呢?就是天天监控政府官员,他们只要有一点不符合法律的行为就可能被弹劾。议会又分“上议院”和“下议院”下议院就是民选代表,有着极大权力,凡总统制定的方案,议院不获通过,难以执行,如特朗普一上台就搞个“禁穆令”但法院没通过就执行不了。在西方民主国家,执政党的问题难逃过那帮议员们的眼睛。他们不仅是市场化的经济,而且是市场化的政治。正是这样一种竞争性的政治,使得官员们必须谨慎行事,绝对不能干那些错事和坏事。议会的监督使得官员们不得不俯首贴耳。

如中国的“一带一路”花钱几万亿,这个钱并非政府的钱,而是纳税人的钱,这个在西方民主国家,想随随便便用这个钱是不行的,不经过慎重的讨论,不经过议会同意,是不能用的。西方国家还制定有“外援法”不符合“外援法”,你政府莫想动用一分。而在专制国家,银行就是统治者开的,国库也是赵家人的,他们想用就用,想给谁就给谁,譬如说,抗美援朝、大跃进、免除日本战争赔款这些重大事情都是毛泽东一人说了算数。

专制国家就是独裁者的天下。在这样的国家,独裁者可以为所欲为,权利不受限制的。毛泽东曾大言不惭地说,“我们的权利是谁给的?是我们的人民给的。”试问,人民何时给了你们这个权利?一个不属于民选的的政府,人民何来的权利?所以,专制统治者的权利不是谁给的,是他们靠暴力手段获得的,又靠暴力手段维持。

结论:

当前,中国老百姓对当局这样“大撒币”已是怨声载道。虽说如此,然毫无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大把大把的钱往外撒,也只能干瞪眼。因为你无法制止,极权国家就是这样。当年毛泽东不惜把中国老百姓身上的油刮干送给外国人,还要人民喊他万岁。这就是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的区别。因此,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实行民主宪政,除此而外,别无出路。

2017年5月26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